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盈盈彩登陆 > 格桑花 >

广西百色政协网

归档日期:03-1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格桑花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在西林县那劳镇那劳村那洋屯居住着一家多民族的家庭。在这家庭中,有壮、汉、苗三个民族,他们和睦相处、恩爱团结,从一个摇摇欲坠的家庭转变为脱贫致富的幸福之家,深受人们敬佩。他们一家就是由壮族罗亚叶、汉族韦子禄、韦嘉华、韦艳、韦升永、苗族陶美丽组成的。

  西林那劳镇是一个典型的“欧贵”女儿国。(“欧贵”即女婚男嫁,要女婿上门)。这种婚俗已形成100多年,在这漫长的婚俗中,那洋屯壮家女罗亚叶也不另外。1976年2月,罗亚叶经人介绍,招一位来自广西博白县名叫朱其兴的男人当上门女婿。朱其兴是汉族人,来到壮家上门,最难沟通的是语言。罗亚叶没读过书,汉话几乎都听不懂。朱其兴只好硬着头皮去学壮话。在学壮话的过程中,最容易记住的就是骂人的话和粗口话。可朱其兴却从来没用粗口话来骂家人一句。有时气来了,粗话刚到嘴边,他又收了回去,逗得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。婚后的第二年,罗亚叶生了一个男孩。第二第三年,罗亚叶又生了两个女孩。三个孩子,老大取名为朱嘉华,老二取名为朱秀芬,老三取名朱秀兰。孩子的到来,给家里增添了快乐和幸福。可在上户口的时候,孩子的姓氏和族性到底跟谁?这就成了一个问题。谈到这个事情,罗亚叶笑了笑说:“当时我也考虑给孩子跟我姓‘罗’和壮族,但考虑小孩他爸从这么远的地方来到西林,他什么都没有,难道就连一个族姓也不给跟他,他会难过的。于是我就给三个小孩的族姓都填上‘汉族’,也给三个小孩带他的‘朱’姓,这样也是我对他的极大尊重。”罗亚叶与朱其兴在生活上相亲相爱,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.当时许多人对他们都刮目相看,他们从来没打骂过。每每村里有红白喜事,这位来自博白汉子总出现在整个壮族兄弟的当中。当时,当地女人选择对象都是以“壮族”男人为首选的,对其他民族几乎没有考虑的念头。罗亚叶“欧贵”朱其兴,也是打破村里的一个风俗。但朱其兴勤劳、大方、乐于助人,那劳人也把他当做最亲的兄弟,相互来往,从没欺负他过。日子一晃就过去了13年,就在罗亚叶和朱其兴生活逐步起色时,朱其兴却患上了肝癌,于1990年3月不幸去世。罗亚叶顿时感觉天旋地转,抱着三个年仅十一、二岁的小孩哭得死去活来。从此,罗亚叶成了一位年经的寡妇,她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天冰地冻的地步。当时正读三年级的大儿子朱嘉华不得不辍学回了家。

  自从朱嘉华和两个妹妹辍学后,罗亚叶的心就像被石头砸碎一般。她知道家中的顶梁柱倒了,往后的生活可想而知。就在3个孩子呆在家的时候,博白县朱嘉华的大伯朱其旺(朱其兴的哥哥)来到那洋屯说接朱嘉华去博白读书。朱嘉华高兴得蹦了起来,罗亚叶也为小孩能够读书而感激不尽。就这样,朱嘉华就跟他的大伯去了博白县老家。原以为去了以后就能背着书包进学校上学,谁知道一个星期后他的大伯却买来一头水牛让朱嘉华去放牛,朱其旺在家里加工土香(供神用的香条)去卖。朱嘉华觉得他大伯骗了他,他每天把牛赶上山后就偷偷的哭。深夜,一觉醒来,他就会想他的妈妈和妹妹,眼泪就一直流个不停。当时通讯设备落后,没有电话,没有手机,就连写信也不知从何寄出。就这样,朱嘉华帮他大伯放牛整整3年.久而久之,他大伯也对他放了心。1993年腊月临近春节,朱其旺给朱嘉华拿土香到街上去卖,准备好好过年。朱嘉华拿土香去卖了,卖得100多元。当时,他拿着1元的、2元的零钱在手中,他的心早已飞回了西林。朱嘉华看看周围没有认识他的人,就偷偷的上了去博白县城的班车,然后从博白再转上百色的班车。他东躲西藏,最后回才到了久别的那劳。

  回到那劳,朱嘉华第一个念头就想见他的母亲。可来到自家门口,房屋紧锁,一个人影都没看见。朱嘉华蹲在地上呼呼大哭起来,周围的人过来一看,才知道朱嘉华回来了。邻居的大伯告诉朱嘉华:你母亲早已改嫁到灵山县去了!朱嘉华犹如晴天霹雷,一下子摊到在自家的门口。

  罗亚叶在她丈夫去世的第二年,经人介绍改嫁到广西灵山县那隆镇一位名叫韦子禄的男人。韦子禄也是汉族人,比罗亚叶大4岁。罗亚叶到灵山后,心中也时刻牵挂朱嘉华。但她认为孩子去读书,有他大伯朱其旺照顾也就放心了。但她哪里知道孩子去的却是当上一个放牛娃,也没想到孩子会从苦海中逃离回来。朱嘉华心想母亲急切,就去问邻居的大伯要她母亲改嫁的地址,然后就写了一封信寄给在灵山县的母亲,说说自己已经回到了家乡。罗亚叶收到信后大哭一场,为孩子的受苦而深深内疚。事不宜迟,罗亚叶跟韦子禄商量后,决定从灵山搬回西林。

  罗亚叶和韦子禄回那劳后,第一件事就是送三个孩子上学,给孩子买新衣服。当时刚从灵山回来,可以说是白手起家,什么也没有。加上一间泥墙房,年久失修,房屋都长满了野草。韦子禄夫妇不得不重新盖房。本来韦子禄想给妻子生一个自己的孩子,可他看着家庭的困难和罗亚叶的三个小孩,他决定不再要孩子了,立志把这三个孩子抚养成人。罗亚叶感动至深,于是把三个孩子原来姓“朱”的改为姓“韦”.分别为:韦嘉华、韦秀芬、韦秀兰。

  在韦子禄的呵护下,韦嘉华、韦秀芬和韦秀兰渐渐长大成人。2002年8月,韦嘉华在一次偶遇中,与西林县普合苗族瑶族乡肖家湾村的苗族姑娘陶美丽认识了。在交往过程中,陶美丽觉得韦嘉华是一个忠诚老实、勤劳能干的可靠男人,于是决定嫁给他。当年,他们没有举行什么婚礼,做了一桌简单的饭菜就算是结婚了。有人说:“一家三种民族,语言难沟通,以后会有好戏.”但外面的人想错了,他们一家人相敬如宾,和睦相处,经常看到他们欢声笑语。韦嘉华结婚不久,先后生了一女一男。为了改变生活状况,2009年,韦嘉华和妻子决定到广东打工。他们打工领得的第一个月工资时,陶美丽首先考虑的是给家公家婆买每人一套新衣服,证实他们已经有能力维持这个家庭。2015年,韦嘉华一家评上贫困户。在党的帮扶和指引下,罗亚叶与韦子禄在那劳街上摆起了两个菜摊,专门从事买菜。韦嘉华和陶美丽则坚持在工厂里务工,到今年也整整在广东打工了10年。他们借着党的好政策,早出晚归创出一条致富路,成为那劳的佼佼者。2017年,韦嘉华建起了一个两层共180多平方米的楼房。今年春节,笔者慕名采访了这一多民族家庭的贫困户,在走进他家中,看见刚从广东回来的韦嘉华和他的妻子陶美丽正做辣骨,而罗亚叶与韦子禄两个老人正忙碌炒菜。韦嘉华告诉笔者:“我家在精准扶贫中已经脱贫了,我由衷感谢党的好政策,没有党的扶贫,也没有我们的今天。”当我们走出他们的家门时,我不禁想起这一家人正像一朵美丽的格桑花,正幸福地开放着,弥漫着阵阵香味.口黄志伟 李海燕

本文链接:http://s2timing.com/gesanghua/174.html